0800-885-990

0800-666-936

一個暴食症者的痊癒心路歷程

 
國中的時候,因為課業及升學的龐大壓力,壓的我覺得快喘不過氣,我開始暴飲暴食;但每次狂吃之後,因吃的太急和太撐非常不舒服,加上內咎和擔心體重會增加,只好立刻跑到廁所去催吐,這樣的過程總是會在段考前上演著幾次。
 
曾經我鼓起勇氣跟父母親求救,希望他們可以協助我改善暴飲暴食的狀況,沒想到父母親跟我說:「你想太多了,最好是國中就有功課壓力?誰沒有壓力?怎麼會抗壓力這麼差?」那一次的言語打擊,讓我對父母親封閉了我自己的心,不再跟他們溝通。
 
 
 
後來,暴飲暴食的狀況越來越嚴重,狂吃狂吐的後果造成我胃部嚴重受損,好一陣子沒辦法正常飲食,必須流質飲食並搭配藥物才能使我的胃可以修復完全;雖然在西醫的治療上,身體狀況有改善;但是每當有壓力的時候,還是會習慣性的用狂吃的方式作改善;因為在西醫的角度找不到身體的任何異狀,父母親甚至帶我到出去求神問佛,希望神明可以協助處理我的壓力源。
 
 
透過光流診所楊院長的心理諮詢及身心靈的科學儀器非侵入性的檢測,從身心靈的檢測報告裡,發現我的身心靈的狀況非常不平衡,並且身體能量指數超低,抗壓指數也偏低,整個身心靈的狀況呈現非常的不穩定。
 
 
在第一堂的光舞療程裡,我就大哭了。
 
在舞動身體的過程中,一開始很僵硬、不自在,不知道怎麼去跳舞;但是我的健康輔導專員-慈穎跟我說:「慢慢的閉上眼睛~聽著音樂,跟著音樂慢慢擺動我的身體~沒有人會幫你打分數~放輕鬆的舞動身體。
 
舞動身體過程中,我回憶起小的時候其實很喜歡跳舞,但是在一次被父母親斥責之後,就不敢在跳舞了,覺得跳舞是一件不被允許的事情;也讓我覺得一定是我做錯事,才會被父母親責備,在成長過程中看見父母親的重男輕女態度,讓我整個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及不被愛。
 
 
慈穎老師也跟我說:「現在你看見了過去的自己,你想對過去的自己做些甚麼?
 
我擁抱了過去的自己,其實父母親的愛一直都在,並不會因為我是女生而比較不喜歡我,是我對自己的沒價值感,所以導致覺得自己不值得得到父母親的愛。
 
療程結束後,我發現到上帝在造人的時候,並不會在我們頭上蓋章說這一個是有價值的,這一個是沒價值的;所以不管是愛還是自我價值跟認同都是要自己先肯定自己;也就因為自己能夠先愛自己,我們才有能力去愛別人。

以上僅為各別成功案例,不代表任一客戶均可達到其成功案例效果,最終治療結果會因客戶本身體質條件與治療方式而有差異。

相關文章

治療失眠 跟失眠說再見

透過治療失眠讓我釋放了我長久以來累積在身體上的疲勞素,從沒想過會有跟失眠說再見的一天。

生病是最好的禮物

長久已來的生活作息不正常,不愛身體的最後就是走上癌症這條路。 幸好遇見了光流整個醫療團隊,才能讓我開始我的第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