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0-885-990

0800-666-936

天下雜誌報導─願意坦然面對,才開啟了「真正」認識自己的第一步

閱讀 691

願意坦然面對,才開啟了「真正」認識自己的第一步

 作者:楊紹民 2015-07-11 三采出版

 

儘管一開始蔡阿嬤是被女兒硬拉來診所,但她有滿腹苦水要吐,多一個專門聽她講話的人也沒什麼不好。所以,談到她的失眠和情緒不穩,她很快地就進入訴苦狀態,砲火全開,把老公駡得體無完膚。

 

本書來自三采出版《我也曾憂鬱:一位精神科醫師的心靈自癒力,不吃藥改善頭痛、失眠、憂鬱》
 
 
遇到情緒低落或壓力過大時,有些人會去旅遊散心,嘗試轉移負面情緒;有些心理治療師會請個案寫心情日記;有些人會嘗試培養一些休閒興趣,來改善自己的心情。這些方法,屬於一般性的「情緒轉移」技巧,可以協助緩和負面情緒強度,但不要以為自己的情緒問題可因此解決!
 
臨床上,許多人在情緒比較緩和時,可能會找一些理由,掩飾自己內心真正的感受,這種心態就是「合理化」作用。如果因為「情緒轉移」或是「合理化」,就停止探索這些情緒經驗,那我們對自己的認識永遠只有已經知道的那一半,而內在通常會殘留一些陰影,成為不確定的未爆彈。例如,有些人內心已經放棄再做任何努力,卻自我安慰:「我已經努力過了」。但努力深度夠的人,會在過程中累積出新經驗與新能力,即使外在情境沒有改變,也會有一種由內而外的新視野,讓當事人能夠真正的安頓自己的心,不會干擾身心健康。
 
美國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與羅徹斯特大學(Rochester University)曾經在一九九六年時,以796名平均年齡44歲的人為分析對象,對他們進行問卷調查,了解其壓抑情緒的程度。十二年後進行第二次調查時,受訪者已有111人死亡,研究團隊調查後發現,大部分的人皆死於癌症或心臟疾病,且死亡率較高的是平時較會壓抑悲憤情緒、隱忍情緒的受訪者。
 
較會壓抑情緒的族群,早死機率比起較會表達情緒的族群高出35%,罹患心臟病的風險高出47%,而罹患癌症的機率更高出70%。其中可能的原因是,時常將負面情緒及想法隱忍在心裡,會擾亂自身體內的荷爾蒙平衡狀態,對身體細胞造成傷害。此項研究也發表在《身心醫學研究期刊》(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隱藏情緒,好比是電線破損漏電,只拿膠布纏一纏,而不正式把電線破損的部分找出來修復,早晚可能會走火的道理是一樣的。一般最常見的「電線走火」就是健忘或易怒,你會發現自己變得忘東忘西、容易生氣,以前不會為了一點小事發火,現在卻看什麼都不順眼,還會沒來由地感到驚恐不安;有些人會產生不確定感,每個月會有一、二週,突然質疑起自己的所做所為,對工作、家庭、生活的意義感到懷疑,這些症狀都是憂鬱症發作前的警訊。
 
心防的瓦解,療育的開始
 
儘管一開始蔡阿嬤是被女兒硬拉來診所,但她有滿腹苦水要吐,多一個專門聽她講話的人也沒什麼不好。所以,談到她的失眠和情緒不穩,她很快地就進入訴苦狀態,砲火全開,把老公駡得體無完膚。
「對啦、對啦,醫生你說得沒錯,我的問題就是家裡那個害的!從年輕做到老,孩子全推給我照顧,沒一句多謝就算了,還三不五時蛇蛇唸,嫌東嫌西……」憤慨不滿的阿嬤連珠砲似地數落老公的罪行。
 
「我就是吞忍太久,人才怪怪的。講起來,就是他的心裡根本沒我,活到現在的歲數了,才遇到這種事情,竟然被講有憂鬱傾向,失眠睏嘸起,實在很倒楣。」阿嬤認為,自己被沒心肝的老公拖累到現在,本想老來享享清福,現在還得繼續受罪。
 
然而,我觀察到的卻不是這樣。阿嬤覺得老公不愛她其實只是結果,忽略長久累積的創傷經驗才是真正原因。她潛意識裡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這股「都沒有人愛我」長期被壓抑的內在情緒才是問題源頭。
經過一段時間的傾聽與回應,獲得阿嬤信任後,我問她一句話:「阿嬤,妳希望失眠能夠好起來嗎?」阿嬤說:「醫生,你不要講笑話,誰不希望不用吃藥就可以每天睡好覺?」「真的嗎?你真的想要完全好起來嗎?那等一下我們要做一些練習,妳要完全配合我喔,可以嗎?」
 
☆楊院長的心靈診療室
   坦然面對,自我認識的第一步!
 
透過導引,阿嬤逐漸從對往事的怨懟,慢慢轉成對即將進行的活動充滿好奇,又帶有一些困惑。這就是前面一段講的α波開始出現了,當信任度出現,身心較放鬆的狀態下,我們又進行注意力轉移和呼吸練習,讓她的α波更穩定。
最後,我帶著她進行「正向語句訓練」。我凝視著阿嬤的眼睛,堅定緩和地對她說:「阿嬤,我們現在來練習跟妳的心講話,可以嗎?」當她準備好了,我送給她一句話「我是一個值得被愛的人!」
阿嬤聽到那句話,不禁瞪大眼,充滿疑惑的臉上,盈盈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她努力不讓長期壓抑的悲傷情緒潰堤:「你,你怎麼知道我心裡的感覺?我娘家的姊妹也常告訴我,叫我脾氣改好一點。她們說我老公唸我是為我好,有時我會想,是不是我脾氣太差,老公才對我這麼不好?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多,老天爺在處罰我?」
當她的心防真正的潰堤,也是療育的開始。透過逐步引導,阿嬤終於卸下心理武裝,在診療室裡嚎淘大哭,邊哭邊說起小時候所受到的不公待遇,父母對自己不好等種種創傷。而願意坦然面對,才開啟了「真正」認識自己的第一步!
 
天下雜誌文章出處: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9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