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0-885-990

0800-666-936

天下雜誌報導─你的感受我都明白,因為我也曾經憂鬱

閱讀 765

你的感受我都明白,因為我也曾經憂鬱……

  作者:楊紹民 2015-07-11 三采出版

 

藝人因為憂鬱症輕生的新聞越來越多,許多時候,我們會用「這一切都過去了!」中斷對自身情緒的探索。但當事人往往不知道,他們越想刻意隱藏,這件事對他的影響會更放大。壓抑或否認自己的情緒感受,反而會助長負面心情的累積,造成健康、情緒、生活上的傷害。

 

本書來自三采出版《我也曾憂鬱:一位精神科醫師的心靈自癒力,不吃藥改善頭痛、失眠、憂鬱》
 
 
醫師!你怎麼了?還是最近身體不舒服嗎?」陳護理師一臉擔心地問我。
 
「啊……沒什麼問題,可能是最近患者比較多,累了一點……」
 
「這樣啊……因為最近醫師看診的時候,表情變得比較嚴肅。也許是我想太多,總覺得好久沒看到你笑,所以才想問問看。沒事就好,別太勉強,多多休息哦!」
 
陳護理師離開後,我一鬆懈,整個人就像被甩了出去,完全癱坐在椅子上,「果然,還是被看出來了嗎?」明明才上班一個上午,我已經覺得全身虛脫,就像連續熬夜了好幾天,感到精疲力盡。
 
其實,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二週,除了容易感到疲累,做任何事都覺得要花很大的力氣;以往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情,現在絲毫提不起一點興趣,如果不是問診需要,根本不想多說一句話;吃飯的時候,就算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擺在眼前,也激不起食慾,勉強吞了下去,也嚐不出味道,更別說晚上難以入睡,半夜常常醒來……
 
 
個案與家屬的悲傷,成為揮之不去的印記
 
當我還在醫學中心擔任身心科主治醫師的時候,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長期要面對許多病患生命中的巨變、生死、癌重症。在這樣的情境下,自己的身心也長期處在緊繃壓力中。
 
有個重度心臟衰竭的阿嬤,合併呼吸困難、睡眠障礙與憂鬱症,情緒極度低落,每次住院都指定找我會診,對她除了多年的醫者病患的關係外,也多了家人般的感覺。
 
每次因心臟衰竭、呼吸困難的症狀前來,但精神科藥物只要重一點就會喘不過氣,其實能不吃藥才是最好的抉擇,但症狀來時,阿嬤就煩躁的哭天搶地、痛不欲生,不給藥對她是另一種折磨!即便只是常人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藥量抉擇,我都要斟酌半天……
 
一個遠房舅舅,肝癌手術後第六年,半年內已經復發住院五、六次,每下愈況;電腦斷層顯示,肝臟滿滿都是癌細胞,主治醫師沒說他已經癌末,只告知家屬:「為了健康,不要讓他亂吃東西。」為了這個,全家天天吵得天翻地覆。
看著他的病歷與檢驗報告,我愣了好久。說?不說?舅舅本來就有點悲觀,會不會因為告知真相後,情況變得更糟糕?沒有人可以給我答案!
 
最後,我還是選擇告知,讓舅舅跟家人話別、交代身後事,他後來走得很安詳。但要告知健康不佳的舅媽,及與父母感情特別濃厚的女兒們真相,看著他們的悲傷,讓我曾經有好幾年,覺得自己是那個宣判並執行死刑的劊子手!
過去常常門診病患超額、候診時間即使超過兩小時以上,仍有病患遠道而來、要求門診加號;也常有家屬等一整晚,在凌晨一、二點訴說他們生命中的無力感,跟我細細討論,如何導引家中生病的孩子回歸正常生活。有些患者甚至會跟著我到不同工作地點,包括我到離島工作時搭機來看診,只為了一些生命中重大的事件,能夠與我共同討論。
 
然而,個案與家屬的傷悲,竟一次次在我心裡劃下印記……
 
 
時間、藥物,真的能讓一切變得更好嗎?
 
面對大量的工作,在有限的時間壓力下,我仍用最大可能的時間,聽著個案述說他們的痛苦與症狀,一面在腦中從眾多的精神藥物中選擇最適當的配方及藥量,同時也幫患者剔除不同科別的綜合用藥,挑除因副作用出現而開立的輔助藥物,每餐要玩的數量五六種跑不掉。
 
為了達成「拔病除苦」的心願,再多的工作我一肩承擔。但隨著時間流逝,當許多老教授的病患也開始成為我的病人時,我發現透過藥物與心理治療獲得痊癒的病患比例真的很有限。「一切會變得更好」似乎成了一句安慰人的話語,隨著門診病患逐年增加,內心的無奈、無能為力和悲傷,逐年增長……
 
長期揹負繁忙的工作與沉重的「承擔」,每每凌晨回家還要面對相伴多年妻子的不諒解。而那一年,是我們的小孩出生的第一年,原以為多年深厚的感情基礎可以為孩子創造幸福美滿的家,沒想到在長期超時工作及沉重負荷下,婚姻也亮起紅燈。
在這些數不盡的壓力下,我的注意力漸漸開始渙散、強烈的無力感如排山倒海襲擊著我、別人眼中一向正向、樂觀、善於交際的我變得退縮、不願與人接觸、食不知味、失眠等,患者跟我訴說的種種憂鬱症狀、紛紛出現在自己身上,世界變得一片黯淡灰濛,週遭的一切都帶來痛苦,把心啃囓出一個填不滿的大洞,只剩下永無止境的絕望。
 
有一個生病的你(我)正在演戲
 
四十歲的林小姐,身形豐腴、穿著時尚,這兩年受失眠所苦。以往吃藥都勉強還可以睡得著,但最近藥效越來越不好,睡眠品質越來越差,甚至情緒開始出現劇烈的起伏變化。有時因一點小事就會感到焦躁,心情又會沒來由的盪到谷底,做什麼都不開心,對周遭事物充滿懷疑,最後還是透過熱心友人的積極介紹,她才願意到診所進行商談。
 
我與林小姐談過之後,經過檢測與觀察發現,原生家庭重男輕女的價值觀,即使她表現得非常好,也無法獲得父母的肯定。即使她事業、人際,各方面都很成功,內心那塊隱微的缺憾,造成她工作上過度付出、過度努力,沒辦法真正的放鬆休息。
 
事情順利時,這些往事某個程度是她前進的動力,但當她遇到事業瓶頸、情感波折及朋友間的背叛時,潛意識那個自己不夠好的種子就隱隱作祟。當我們探討到,是否這幾年的某些挫折,跟他的情緒低落有關,從她故作堅強的神情、濕潤的眼稍、輕輕抽動的嘴角,答案不問自明。但她只用雲淡風輕的態度說「這一切都過去了!」 可是,真的過去了嗎?
 
☆楊院長的心靈診療室
隱藏情緒,受創的情感不會消失
 
許多時候,我們會用「這一切都過去了!」中斷對自身情緒的探索。但當事人往往不知道,他們越想刻意隱藏,這件事對他的影響會更放大。壓抑或否認自己的情緒感受,反而會助長負面心情的累積,造成健康、情緒、生活上的傷害。
 
如上述林小姐的案例,父母親的重男輕女造就她不服輸的個性,讓她從小到大比一般人努力讀書、努力工作、認真向上。但因為存在童年的印記,只要長輩上司不認同她,她的心情就很容易受到影響。
 
工作上,只要覺得別人「不尊重」她,態度就會比較激動、容易跟人家起爭執;情感上,不安全感特別重,明明自己條件非常優秀,但只要男友跟其他女同事說說笑笑,或互動上比較親近,就會讓她內心擾嚷不安。她跟男友為了這類事情常鬧得不歡而散。而在面對家人時,明明很愛家人卻說不出口。只要父母有任何需要,透過加班、標會,一定想盡辦法、盡全力滿足父母需求。偏偏不知何故,她和父母之間總隔著一層膜,生活上近在咫尺,心靈上卻遠在天邊……
 
經過幾次商談後,當她清楚感受到面對情緒對身體的影響後,終於了解,為什麼她去上的情緒管理課程、跟男友進行的伴侶諮商、甚至參加家族排列課程,到最後回歸生活面的執行時都會出問題,因為她無意間仍在隱藏情緒。找到原因後,即便已身為公司資深人力資源主管的她,還是很感動的說:「我的人生,好像又重新開始……」
 
天下雜誌文章出處: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9071#